任何一个足球强国,都离不开成熟而又完善的足球体系——业余、青训、职业和精英,环环相扣,相辅相成。但在中国,很多草根足球队每周却在为寻找场地而奔波——“草根足球”何处安家?业余足球没有出路,中国足球的未来又在哪里?

人数成倍地增长,周超联赛被分为“周超”、“周甲”和“周乙”,但这么多球队,却只有一片足球场可以共享——每个周末的周浦实验学校足球场,是他们唯一的固定场地。顾一波为了安排赛程,每一次都像做算术题般“头疼”。

当初创办周超联赛,顾一波是想尝试办“社会足球”:“这个概念有些类似西方国家的社区足球,就是不再依托政府、企业,而是老百姓自发参加。”很快,他发现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,周超联赛在周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但场地问题却到现在依旧无法解决。作为组织者,顾一波几年来一直在奔波,勘察闲置地,联系相关部门,却一次次无功而返:“我有心做好做大这种社会足球模式,可现在尴尬的,是连最基本的场地都不能保证”。

顾一波的烦恼,周浦足球的遭遇,事实上也是中国绝大多数草根足球的尴尬现状。

在欧洲足球发达国家,“社区足球”是整个国家足球的重要支柱和塔基。“社区足球”是以社区为基础单位,利用社区资源发展足球产业,这种模式往往会配套相关的足球学校与完备的青训体系。可以说正是这样完善的社区足球,吸引了大量的居民参与其中,既丰富整个社区的足球氛围,也为各级别联赛输送源源不断的潜力球员。

荷兰乌特勒支大学体育教授范博滕博格有过这样一组数据:荷兰中央政府90%的体育预算投资到草根基层,受益于此,那里所有的草根俱乐部的场地都由政府免费提供。所以,荷兰国土面积仅有4万多平方公里,人口1600多万,却有3229家足球俱乐部,平均大约每12平方公里就有一家。而其中只有36家职业足球俱乐部,约占总数的1%。

在英国,各个社区会建立各年龄层级的“足球学校”,这些足校的场地则来源于各大露天公园的草坪。德国将社区看成本国青训系统的重要一部分,除了配套完善的专业足球场地,政府还每年投入超过5亿欧元来支持社区青训的发展。

一位在上海生活的英国人提供过这样一组数据:伦敦地区有将近3000片足球场地,散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。在著名的哈克尼沼泽地区,就有70多片全场足球场。上海目前只有200多片足球场地,其中大部分分布在大学里。

欧洲足球强国的基层发展模式,大都离不开社区、学校以及政府的通力合作。从国外模式中我们也可以发现,基层足球场大部分都来自于当地社区的公共场地,社区公园的草场都是免费向居民开放,解决了居民踢球场地的问题。在中国,社区公园或是公共场地真正可以被用来踢球的草场少之又少,在今后的城市规划用地上,我们是否可以更多增加草场的面积?据悉,目前上海新的城市规划中,已经开始把足球场等体育场地列入了重要的规划中。

此外,学校的体育设施开放在国外也相当普遍,但在国内因为安全问题却一直很难施行。有专家建言,校园足球场可以向当地社区或者有组织的团体开放,由社区与团体承担草场养护或者校园足球普及和教学的任务。这样在保证有序组织的前提下,既能带动校园足球的发展,又可以很好地解决球场用地难的问题。

顾一波说:“像我们周超联赛一样,上海乃至整个中国的业余足球,都受困于场地的难题。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和支持我们草根足球,中国足球的未来才有希望。”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